Celsius危機始末盤點,為何它會陷入擠提危機中?

06/16/2022作者: C, Judy

Celsius 是加密市場中具有影響力的加密借貸平台,它籌集了 8.64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曾一度為超過 100 萬客戶保管超過 30 億美元的資金。但如今它卻深陷「擠提」危機中,並正在帶跌整個加密市場。

本文將帶你了解 Celsius 危機的始末,並分析這幾家加密獨角獸深陷擠兌危機的原因。

 

關於 Celsius


Celsius 成立於 2017 年,是一家頗具影響力的加密貨幣借貸平台,但不同於 Aave 等去中心化借貸平台,該項目是中心化的,所有用戶資產都存入平台錢包地址,而不是由用戶錢包控制。

從本質上講,它是一個托管資產管理器。以傳統的 ETF 世界為例,Vanguard(先鋒) 和 Fidelity(富達) 將一籃子股票打包到麵向零售的 ETF 中,並收取向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費用。Celsius 有點像先鋒,但有分散的金融機會。它提供受監管的貸款和收益,並為此收取費用。所有這些都不會讓用戶麵臨所謂的自托管加密貨幣的不便和風險。

 

Celsius 的運作方式


目前,Celsius 提供借貸、交易、支付、託管、比特幣挖礦等多種類型的業務,其中核心業務是名為賺取(Earn)的服務,用戶可將任意平台支持的加密貨幣存入平台賬戶,按週獲取利息,本金隨時可以提取。

不過,Celsius 平台用戶的存款利率不是由借貸市場行情決定,而是該平台自主設定的。例如 ETH 在 Celsius 的存款年利率為 6%(少於 2 ETH 的情況下),而 Aave 等去中心化借貸平台的 ETH 存款年利率長期低於 1%,中心化交易所幣安的 ETH 活期理財年利率也僅為2.4%。

此外,Celsius 平台的 SNX 年化利率為 18.6%,在其所有資產中利率最高,USDT 等穩定幣的年化利率則多在 9% 左右。

高企的活期存款利率,為 Celsius 在去年 12 月吸引了最高價值超 24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管規模,較一年前增長超 10 倍,在同類平台中位居前列,也大幅高於 Aave 等去中心化借貸平台,用戶數量則已經超過 170 萬。

 

Celsius 危機爆發的導火線


借貸業務當然是相對穩妥的商業模式,但是面臨資金效率的問題,並不是所有資金都被匹配產生收益,資金效率低,會導致 APY 低,從而影響負債端(吸儲)擴張。因此,除了借貸,Celsius 等借貸平台往往還會在別處尋找收益。

在牛市中,通過多種套利策略獲得「無風險收益」並不是難事,但如果牛市停止,穩定套利的機會消失,為了為儲戶創造高收益,Celsius 不得不使用越來越奇特和風險更高的金融工具。比如,Celsius 是Terra 生態的 Anchor Protocol 上的超級巨鯨,它在暴雷前發送數億美元加密資產至 Anchor,也成為了最後壓垮 UST 的最後稻草之一。

雖然 Celsius 在 UST 徹底暴雷前逃了,或許並未有太大的資產損失,但這嚴重打擊了市場信心,以及引發了對 Celsius 的不信任。自 UST 脫鉤開始,資金開始加速撤離 Celsius, 5 月 6 日至 5 月 14 日,流失超過 7.5 億美元。

其次,Celsius 承諾給儲戶最高 8% 的以太坊存款收益,為了實現這一收益,Celsius 選擇將大量 ETH 置換為 stETH 等 ETH 2.0 衍生品,從而獲得質押收益,這為如今的流動性危機埋下了伏筆。

 

Celsius 兩次爆出醜聞


1. Stakehound 丟失屬於 Celsius 的 35,000 ETH 私錀

6 月 22 日,Eth 2.0 質押解決方案公司 Stakehound 宣布丟失了代表客戶存入的超過 38,000 個 ETH 的私鑰,後來經鏈上地址分析,其中 3.5 萬枚屬於 Celsius ,Celsius 卻一直隱瞞該事件,至今未承認。

2.BadgerDAO 遭駭,Celsius 損失 5 千萬

2021 年 12 月,BadgerDAO 遭駭客攻擊,損失達 1.203 億美元,其中有超過 5000 萬美元來自 Celsius,包括約 2100 枚 BTC 和 151 枚 ETH。

一共 1.2 億美元的損失,並不會擊潰 Celsius 的資產負債表,作為一家於 2021 年完成 7.5 億美元融資,享受了牛市紅利的獨角獸,現金流狀況應該比較健康,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樂觀。

如果沒有發生上述兩件爆料與傳播,Celsius 或許並不會發生流動性危機。但在情緒主導的加密市場,Celsius 似乎並沒有為極端情況做好準備。

當然,相比上百億美元的資管規模,Celsius 在這兩個醜聞的爆出的損失中不算傷筋動骨,也無法導致流動性危機,自身的融資金額足以應付。對 Celsius 而言,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它一方面將大量資產用戶無法產生流動性的質押等領域,另一方面對用戶開放隨時取款的功能,也沒有定期存款的限制性功能,一旦出現用戶擠兌行為,Celsius 平台將不可避免地陷入癱瘓。

作為借貸平台,最核心的能力在於風控機制與流動性管理,保障其兌付能力,但遺憾的是,Celsius 在這兩方面都犯了致命性錯誤。同時,Celsius 在日常管理與營運方面也曝出存在諸多不專業的行為,與其上百億的資管規模難成匹配。

 

Celsius 流動性錯配加劇恐慌情緒


牛市期間,Celsius 選擇向礦業擴張,衝刺上市。礦業是重資產、支出高、回報慢的投資項目,資金陷進去,很難快速回籠,當然惡劣的市場環境,也不支持高估值的 IPO。

在當前動蕩的市場環境中,Celsius 又遭遇了流動性錯配的問題。Celsius 允許隨時贖回資產,但是很多資產並不具備流動性,如果大量儲戶擠兌,Celsius 將無法滿足贖回需求,比如 Celsius 有 73% 的 ETH 鎖定在 stETH 或 ETH 2 中,只有 27% 的 ETH 具備流動性。

擠兌衝擊之下,Celsius 「騷操作」不斷,開發出了「HODL Mode」,禁止用戶提現,需要提交更多文件和申請才能解除該模式,這一行為再次加劇了投資者的恐慌情緒。

為了應對提現,獲得流動性,一方面,Celsius 大規模拋售 BTC\ETH 等資產,另一方面通過 AAVE、Compound 等 DeFi 協議抵押資產,借出 USDC 等穩定幣。雖然這看起來抵押率尚可,實則危險重重。

 

Celsius 陷入惡性循環


stETH 脫錨以及 ETH、BTC 價格持續下跌,讓 Celsius 不得不增加資產抵押,同時不斷的提現需求又會減少其流動資產,於是它採取終極手段——禁止提現、交易和轉帳。

這使得 Celsius 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中,無法獲得高收益>資金虧空>流動性錯配>擠兌>抵押資產>價格下跌>補倉>繼續下跌>擠兌……

因此,在當前的 DeFi 市場中,Celsius 成為了眾矢之的靶子,獵人潛伏在暗處,隨時可以扣動扳機狙擊其資產。

 

為什麼 Celsius 會深陷擠兌危機中?


總的來看,Celsius 陷入當前境地的主要原因還是風險管理策略存在嚴重不足。為了追求更高利率,Celsius 將多數資產存入具有更高風險的 DeFi 智能合約中,甚至還將多數 ETH 存入鎖定期長達 1-2 年的以太坊 2.0 的智能合約中。

而且,Celsius 用戶很可能沒有收到明顯的風險告知。在 Celsius 網站主要頁面,大部分字眼都是具有誘惑力的營銷話術,僅有的安全提示則位於網站最下方的不顯眼區域。

Celsius 就像近十年前中國野蠻生長的 P2P 平台,雙方平台都以高額收益吸引儲戶資金,再出借給風險程度不一的第三方,甚至存在抵押品流動性不足或者沒有抵押品的情況。同時,平台收益難以覆蓋給儲戶的利息與運營成本,發展模式的持續性屢遭質疑,存在龐氏嫌疑。

因此,表面上看,Celsius 會深陷擠兌危機的直接原因是用戶在市場恐慌情緒下大規模擠兌存款,該公司由於流動性不足而陷入困境,更深層次原因其實在於該公司的營運機制、風控策略長期存在嚴重問題,同時又交織著 DeFi 市場固有的高風險問題,進而導致本次暴雷。